KidsNews小優仕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開啟左側

除了自閉症日和雨人,你還應該知道這些...

[複製鏈接]
YULIA 發表於 2015-4-2 15:09: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天是「世界自閉症日」。

       活在醫學昌明的年代,我們看得見3D打印器官的美好,看得見智能手錶帶來的高科技醫療願景,對人心的瞭解,對自閉症、抑鬱症等心理疾病的瞭解,卻沒有更多。

       自閉症是一種嚴重的精神疾病形式,3歲前出現。該障礙是一種獨特的症候群或症狀集合,表現為行為缺陷或行為過度。自閉症兒童與正常兒童存在顯著差異。這類兒童不僅影響到自己的父母,也影響到了整個家庭、教育系統以及社區。

       《追尋自閉症的真相》(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8月版)是國際上公認的自閉症研究權威著作。面對自閉症領域紛繁複雜的觀點、爭論和令人炫目的各種干預技術,作者勞拉·勢賴布曼結合自己四十多年自閉症研究與干預的豐富經驗,以發展心理學、實驗心理學、行為主義心理學的紮實背景,倡導關注自閉症的學者和大眾,客觀、科學地評判大量有關自閉症的信息。

       自閉症的特徵

       他似乎把人類當作不受歡迎的入侵者,儘可能少地關注他人。當被要求予以回應時,也是草草了事,而後又重新回到自己的小世界中。如果把一隻手放到他面前,他也只會在迫不得已時簡單地擺弄幾下,把這隻手當成一個獨立的物品。他會帶著滿意的微笑和成就感吹滅一支蠟燭,卻不會看點燃蠟燭的人。
       ———肯納,《情感接觸中的自閉性障礙》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漠然和不可接近。他就像是在影子裡行走,住在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世界裡。
       ———肯納,《情感接觸中的自閉性障礙》

       他基本說每一句話都要重複。昨天看一幅畫時,他說了很多遍:「幾隻牛在水裡。」數下來大約重複了50遍,他繼續數了幾遍後停了一下,而後又開始循環往復。
       ———肯納,《情感接觸中的自閉性障礙》

       1943年,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兒童精神病學家裡奧•肯納首次對被其稱作「情感接觸性自閉紊亂」的症狀進行了詳細描述。所描述的11名兒童看起來彼此相似,但他們確實無法歸類到臨床上可以確診的任一類型的特殊兒童1。初期報告中,肯納對這11名兒童進行了詳盡描述,使我們首次認識了當今被命名為自閉障礙或自閉症的病症。

       肯納將這些兒童的核心特徵描述為「極度自閉、孤獨」,表現為沒有能力發展正常的社會關係或與周圍環境互動。這也是肯納採用「自閉症」來命名這類兒童的原因。顯然,從詞源上來看,「自閉症」是與「自我」有關的概念。尤金•布魯勒曾用「自閉症」這一術語描述那些極度退縮、缺乏社會參與的精神分裂人群2。自閉症兒童的其他主要特徵有:
(1)言語發展遲緩或沒有言語;
(2)即使發展了言語,但這種言語不具備交流的功能;
(3)刻板重複的遊戲活動;
(4)拒絕環境的任何變化,要求環境的高度「一致性」;
(5)具有良好的機械記憶能力;
(6)缺乏想像。肯納特別強調,自閉症兒童的異常行為在其嬰兒期就有明顯表現,但其外表上並無異常。

       儘管學者對自閉症診斷中的行為標準仍存諸多爭議,但進行自閉症診斷所必須滿足的主要症狀基本沒有變化,這也證明肯納是一位很有洞察力的觀察者和記錄者。多數爭論,與其說圍繞自閉症的主要症狀特徵,倒不如說針對的是這些臨床特徵對自閉症診斷的重要性。
       我們首先要仔細思考一下自閉症的主要行為特徵。這些症狀的嚴重程度存在極大的個體差異,也就是說並非所有的自閉症兒童或成人表現出臨床上的全部特徵,而臨床上的自閉症特徵還會表現在非自閉症個體上。正是這些症狀的集合形成了自閉症的特徵,這些特徵主要有:社會行為與依戀的缺失、溝通與交往的缺失、重複與刻板的行為模式、對物理環境的異常反應、情感異常、智力功能、破壞行為。        
       社會行為與依戀的缺失

       他似乎總是自我滿足,在被撫摸時沒有明顯的喜悅。他不會注意周圍來去的人,在看到父母或夥伴時也並不會表現出絲毫的高興,他好像已經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中。

       母親回憶說儘管她的小孩子在被抱起時能夠表現出積極的預期回應,但理查德卻不會有任何面部或姿態上的準備好的跡象,而且很難把他的身體調整成被母親或護士抱起時該有的姿勢。

       她與其他孩子沒有任何的聯繫,從不和其他孩子交談,從不試圖表現出友好,或者和他們進行遊戲。她像一個異類在孩子們中間移動,恰如身邊的同伴都是房間裡的一件件家具。

       自閉症臨床上的主要特徵———也是給人印象最深的特徵———就是社會行為與依戀的嚴重缺失。自閉症兒童喜歡獨處,一般沒有能力和父母建立親密的依戀關係,也無法和其他兒童玩在一起,還可能會忽視或避免他人發起的社會行為。

       常聽母親們說,自己的孩子在嬰兒時期,就不會仰起雙臂期待媽媽的擁抱,即使被抱起,也不會看媽媽,或者被抱起時身體僵直。這類兒童幾乎沒有任何要求,即使被獨自留在搖籃裡,也表現平靜,甚至還很樂意,只有在感受到潮濕或飢餓才會哭泣。即使哭泣,也不需要父母的陪伴或安撫。父母剛開始常把這樣的孩子描述為很好養育,認定為「乖乖孩」。但也有一些自閉症嬰兒與上述描述完全相反,表現極端,常會持續不斷、悲痛欲絕地哭泣。

       父母還描述道,即使這些孩子再長大一些,也不會有被抱起、擁抱或親吻的需要,有時還會拒絕或逃避情感表達或其他社交行為。自閉症兒童通常不會因父母離開而難過,也不會因父母離開一段時間後再次歸來備感高興。事實上,他們似乎根本就沒有覺察到父母的離去與歸來。自閉症兒童在感到恐懼或受到傷害時,不會去尋求父母的安撫,也不會因得到父母的安撫而感到舒坦。他們處於新的或陌生環境時,也不會把父母當作自己的「保護傘」或「安全領地」。在陌生或新的環境中,父母必須非常小心地看管自己的自閉症孩子。因為一旦分開,孩子可能並不會感到悲傷,也不會去尋找父母,從而導致丟失。

       許多自閉症孩子的父母覺得,孩子既不愛他們,也不需要他們,只是把他們當作能夠滿足需要的物品,即把父母當作物而非人來看待。3歲男孩丹尼和媽媽同在一間滿是玩具的房間裡,丹尼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儘管媽媽不停地喊叫他,讓他來到自己身邊,或讓他注視自己,丹尼卻毫無反應,依然一遍又一遍地把乒乓球網沿桌子邊緣拉好,根本沒有注意媽媽的召喚———而且他也從未注意過母親的存在。直到媽媽撫摸他的手臂,才引起了他的反應。當媽媽喚起了他注意時,他也有意躲開媽媽,從母親身邊走開,把臉貼到對面的牆上,盡力拒絕媽媽走進自己的「領地」。目睹這種對母親近乎完全冷漠和迴避的場面,實在令人震驚,但這在自閉症兒童中極為常見。

       自閉症兒童可能不會與他人進行社會性的目光接觸。有時候,他們會有意迴避目光接觸或似乎在瀏覽他人,他們也很少參加藏貓貓遊戲或其他的躲藏類遊戲。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不能發展出共同注意能力,或在這方面發展遲緩。共同注意是指通過眼神注視來引導他人的注意,它是發展其他更為複雜的社會溝通與交往的重要前提,而自閉症兒童的重要特徵之一就是共同注意的缺乏。        

       追尋自閉症的真相

       從不參與社會交往的人身上,我們能推測出,自閉症個體通常無法表現出移情或理解他人的情感。一個自閉症兒童放學回家,看到媽媽在哭泣,他可能不會試圖去安慰她,而是會做出不合情理的反應,如大笑或試圖摸母親的眼淚,也可能根本就不會注意到母親在哭。
       對同伴也這樣,常常表現出忽視或迴避。自閉症兒童往往既不會分享他人的快樂,也不會將自己的快樂與他人分享。當問自閉症兒童的父母如何在一群孩子中認出自己的孩子時,他們往往會說,自己的孩子是獨自玩耍的、孤立的那一個。即使自閉症兒童對同伴的遊戲表現出興趣,通常也只是觀看,而非參與互動或主動回應。如果一個自閉症兒童參與到同伴遊戲中,他表現出來的行為常常也是不恰當的,如到處亂扔玩具或說一些古怪的、與遊戲活動毫不相干的話,如他會大叫「埃裡克斯,我會冒險一千次!」或把球扔到一邊,打斷同伴的傳球遊戲。

       由於玩玩具的能力多是在社會環境中習得的,自閉症兒童缺乏遊戲技能就不足為奇了。這些兒童可能根本沒有注意到玩具,或只是對玩具的某一部分感興趣。他們會採用不恰當的方法來玩玩具,例如,如果將一輛玩具小汽車遞給一個自閉症兒童,他不會在地面上假想啟動小汽車,發出「嘟———嘟———」的響聲,而是對它置之不理,或是舉起來在空中搖來搖去,或是在眼前快速地旋轉車輪。
       自閉症兒童通常不能進行想像、假裝或社會戲劇性遊戲。對於那些富有想像力的遊戲,他們也只是死板地照本宣科。他們可能會把某一場景原封不動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如將一套玩具(裡面有汽車、小人、房子等)讓自閉症兒童玩的話,他可能會這樣玩:將車開到房子前,把兩個小人放到車上,然後把車開到另一座房子前,把人拿下來。這套方式與先後順序,他會持續保持下來並重複進行,絕無變化或根據自己想像來自行發揮。如果一個自閉症兒童喜歡畫畫,那麼他每次畫的圖案可能完全一樣。

       即使是高功能自閉症個體,也可能對建立友誼毫無興趣,而更喜歡獨處。他們無法理解他人的興趣,可能對他人的感受毫無反應或根本無法覺察。比如,一個剛剛拿到工程學碩士學位的22歲的自閉症患者可能就橋和電梯的知識侃侃而談,但這種單一的話題顯然會讓聽眾不耐煩。但即便聽眾一遍一遍地嘗試轉換話題,他也置若罔聞。這種乏味的長篇大論,一直要到有人站出來明確制止方可能罷休。在整個交談過程中,這個年輕人從不會問交談者感興趣的話題或活動是什麼。他既沒有這樣的興趣,也不會理解他人的需要。即使他有這樣的興趣,往往也缺乏進行恰當社交會話的技巧。        

       溝通缺陷

       他總是像在重複自己聽到的話,會使用引用內容中他人使用的人稱代詞,甚至模仿其語調。當他想讓母親把自己的鞋子脫掉時,他會說:「把你的鞋子脫掉。」當他想要洗澡的時候,他會問:「你要洗澡嗎?」

       文字對於他具有刻板的書面意義。他好像不能進行概括,不能把一種表達應用到相似的對象或情境中。即使他偶爾做到了,那也只是一種替代,代表的還是原來的意思。因此,他用Dionne五胞胎的名字為水彩顏料瓶命名———藍色是Annette,紅色是Cécile,等等。然後他會用以下的方式進行一系列顏料混合:Annette(藍色)和Cécile(紅色)造出紫色。
       這些感嘆可以被準確地追溯到過去經驗。他已經習慣了每天重複「不要把狗從陽台上扔下去」。他母親回憶說他們在英格蘭時,自己曾經因為一個玩具狗對他說過類似的話。        

       肯納認為,語言習得的遲緩或不足是自閉症的主要障礙,這一觀點保持至今。大約50%的自閉症兒童不能發展出功能性言語,即使獲得了言語,實際上也無法與他人交流。事實上,他們獲得的言語不僅與正常兒童本質不同,也與其他類別語言障礙兒童的語言性質有異。
       雖然父母也意識到孩子缺乏對社會刺激的反應,但真正引起他們注意的,通常是孩子言語發展的遲滯或孩子到了該說話的年齡卻依然不會說話,這才感覺到孩子好像有問題。

       除言語發展遲滯外,自閉症兒童在肢體動作等非言語溝通方面也可能存在缺陷。自閉症兒童通常不會用搖頭來表示「否」或用點頭來表示「是」,他們很少揮手再見、送出飛吻或運用其他的常規社會姿態。自閉症的早期徵兆就是,這些兒童不會使用指點行為引發他人的注意。他們可能會抓起母親的手,把她帶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前,把母親的手放在物品上面,而不是直接指向該物品(原命令形指點行為protoimperativepointing)。

       同樣,他們通常不會指向周圍環境中的物品以與他人分享自己的經歷(原敘述形指點行為protodeclarative pointing),比如看到火車或飛機時,用指點的方式告訴他人他看到了火車或飛機。這些兒童通常也不會通過目光注視來吸引他人的注意,而這一行為正是共同注意的早期非語言表達形式。他們也不會使用肢體語言進行交流,譬如做出傾倒液體的姿勢表明自己想要喝果汁。

       若不對自閉症兒童進行密集訓練,多數自閉症兒童是沒有語言的,他們既不能使用接受性語言,也不能使用表達性語言,即既不會理解他人的語言,也不會用語言表情達意。也有一些自閉症兒童在嬰兒早期發展了語言,他們會使用少量詞彙,如「媽媽」、「餅乾」、「車,走」等,有的甚至還會用短語進行表達,但到了大約18到30個月的時候,業已習得的語言在幾天內或幾個星期內突然消失,其後言語再無法獲得進步。自閉症兒童的父母經常報告說,孩子在某種場合下非常清晰地說出了某一單詞或詞組,但以後再也沒有說出過這樣的單詞或詞組。

       有語言的自閉症兒童通常也會表現出一種獨特的病理性語言模式,如回覆性語言(echolalia),即重複他人說過的單詞或短語。常見的回覆性語言有兩種,一種是即時回覆,即兒童會立即重複剛剛聽到的語句,如自閉症兒童在回答「蘇珊,你的外套在哪裡」的問題時,就會說:「蘇珊,你的外套在哪裡」一種是延遲回覆,即自閉症兒童會在幾分鐘、幾小時、幾天、幾年後重複他曾經聽過的話。因為他先前聽到的語言距今久遠,因此人們感覺他們所說的話不合時宜,甚至極為怪異。有時立即性言語回覆是很容易辨別出的,如兒童重複的電視廣告語、學校老師給出的命令或父母的訓斥,如保羅說「不要把你的狗扔下陽台」。

       如果一名自閉症兒童的語言可以和他過去聽到的食物聯繫起來,或者其所用的語言遠遠高於其當前的語言發展水平,我們就很容易辨別出其所說的語言是回覆性語言。在多數情況下,這種回覆性語言不具有交流性功能。對自閉症兒童而言,他不能理解自己所說的話語,也不能將其運用在生活中以發揮言語的功能性。

       對自閉症兒童可能出現回覆性語言的情境,現在已有了一定瞭解,尤其是對於即時性回覆語言發生的情境。即時性回覆語言往往產生於兒童不理解所聽到的語言時。如果對所聽到的語言無法馬上做出反應,自閉症兒童就會重複那些語言。如讓一個自閉症兒童摸自己的頭,他可能會做出摸頭的動作,但如果讓他指指別人的頭,他可能就會單單重複「指指他的頭」這句話,因為他無法理解這句指令的意思。延遲性回覆語言的發生條件尚未完全清楚。軼事報告表明,延遲性回覆語言往往出現在情緒的高度喚醒情境下。我認識一個非常怕狗的自閉症兒童鮑比。當遇到一隻狗時,他會臉色煞白,轉身逃跑,邊跑邊大聲說「它不會傷害你的,鮑比」,「摸摸這只可愛的小狗,鮑比」,這些話很可能是他曾經遇到相同情境時聽到過的話。但對自閉症兒童出現的特殊的延遲性回覆語言情境尚未能做出確切解釋。

       如鮑比同樣是受到小狗驚嚇,有時會大叫「那不是玻璃鎮紙!」或「我說了現在上床睡覺!」很明顯,當前的環境刺激和他原始的語言刺激相去甚遠。

       自閉症兒童還常出現代詞反轉現象,該現象可能與回覆性語言相關。代詞反轉現象就是把本人稱作「你」或者直接叫名字,而不會使用「我」。上面引用的唐納德的話就是這種語言異常的例證。唐納德在洗澡之前聽到父母對他說「你要洗澡嗎?」這一語言情境給唐納德的經驗就是,他曾經就是在這一情境下被洗了澡。如果自閉症兒童是通過回聲式語言來交流的,就會用「你想出去嗎」或「你想要曲奇餅乾嗎」這樣的表述來表達自己的願望。這些語言是他們在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時所聽到語言的直接重複。有趣的是,自閉症早期研究中,心理動力學的觀察者通常認為,這類兒童不能正確使用人稱代詞「我」說明他們否定「自我」的存在,而當前較為合理的觀點則認為,這種代詞反轉的言語形式發揮的是回覆性言語功能,即與回覆性語言具有同樣的功能。

       自閉症個體還會經常使用特異性言語和自我創造的新詞。特異性言語是指個體連續多次使用異常的單詞或短語表達一個稱號或概念。如唐納德使用五胞胎的名字來命名顏料,而不是用慣常的顏色詞來稱呼;另一個自閉症兒童多次把一種特殊的機械玩具稱為「牛鳴」,因為這個玩具啟動後會發出哞哞叫的聲音。還有一個孩子把卡式磁帶錄音機稱作做「五秒鐘自動毀滅」。自我創造的新詞是指兒童一直用新異的、編造的單詞或短語來表達一個稱號或概念,譬如一個孩子用新詞「pling」來指稱鉛筆(pencil)。

       大部分有語言的自閉症兒童都存在言語聲律障礙問題,即言語音律特徵異常。具體表現為,語調單一(經常被描述為類似聾兒的發聲)、發音不清晰或者韻律、節奏、音調異常。因此,他們說話可能過快或過慢,可能在單詞中出現錯誤的重音或音節劃分,也可能存在其他異常現象。不幸的是,即使是那些語言技能相對較好的自閉症兒童,也會因語言中的韻律錯誤而發音異常。

       除上述言語交流障礙外,自閉症兒童在交流方面可能還有其他異常。不僅語言理解受到嚴重損壞,言語表達可能也並非為了交流的目的。譬如,自閉症兒童的言語自我刺激,很可能是為了獲得感官刺激反饋,他們一遍遍重複某種聲音、單詞或短語,可能是為了刺激而非交流。此外,他們的溝通性語言常常也僅侷限於「此時此地」,難於表達過去、未來或假設的事件。

       在語義方面,自閉症兒童僅能理解字面意義,無法理解字面背後的類比、比喻或幽默的含義。如果告訴自閉症兒童外面下著傾盆大雨,他可能會為了看落下來的貓和狗跑到屋外。對於自閉症兒童,幽默往往難以發揮預期效果。這種僅理解字面意義而不能理解本質含義的特點,往往會干擾正常的互動交流,即使最簡單的社會互動也會受到影響。在對自閉症兒童進行干預的項目中,有一個叫丹尼的孩子。一名本科生瑞克對其進行了幾個月的干預,丹尼一直稱呼瑞克為郵遞員,多次糾正卻無效果。

終於有一天,瑞克非常沮喪,他語氣堅定地告訴丹尼「我不叫郵遞員!」你可能已經猜到結果了,從此以後,丹尼怎樣稱呼他呢?實際上,自此以後,丹尼就一直叫瑞克「不叫郵遞員」了。

       即使是高功能的、具有一定語言能力的自閉症兒童,在進行言語交流時,也經常表現出缺乏感情、吸引力和想像力不夠。即使是對那些能引發情感的交流話語,他們也常常僅用含糊的方式來回應,如「好」或「壞」,或「我不知道」(最常用的交流方式)。有時,即使用最直接的方式詢問,也可能引發他們用高度具體的奇怪方式來回答。如,當問一個自閉症成年人母親去世時的感受時,他卻回答:「她68歲。」

       聽到這種完全立足於具體事物、毫無感情色彩的回答,實在令人詫異、吃驚,但這自閉症人群中是極為常見的。        

       有限、重複、刻板的行為模式

       他的對話中的主要部分常常有強迫性質的問題。他會不知疲憊地說出僅略有變化的語句:「一週有幾天?一個世紀有幾年?一天有幾小時?半天有幾小時?一個世紀有幾週?半個千禧年有幾個世紀?」等等。又比如:「一加侖有幾品脫?多少加侖能填滿四加侖?」有時候他還會問:「一分鐘有幾小時?一小時有幾天?」等等。

       他的另一項最近的癖好是和《時代》雜誌的以往發行刊物有關的。他找到《時代》雜誌1923年3月3日發行的第一期的複本,試圖去製作一個從那時起到現在每期《時代》雜誌發行時間的列表。至今為止,他已經整理到了1934年4月,他記清了每一卷中的期刊數量,以及其他在我們看來毫無意義的事。(肯納對唐納德的描述)

       他固執地拒絕喝非玻璃容器盛裝的飲料。有一次,因為是用錫杯子裝的,他在醫院裡三天不喝水……他會因已習慣的模式的任何改變而沮喪不安:如果他注意到了變化,會心煩意亂、大吵大鬧。(肯納對赫爾伯特的描述)

自閉症兒童的行為大多具有強迫性、儀式性、重複性、沉迷性和刻板性。這一行為特徵不僅表現在粗大動作、精細動作上,即使在高度複雜的言語方面,也有這一習慣。這些行為往往具有一定的特異性,即其功能僅僅是為了給兒童提供感官的刺激反饋,或為了減輕因行為受到限制而產生的焦慮感。

       粗大動作方面,自閉症兒童刻板行為的主要表現是:有節奏的搖晃身體、左右腳交替晃動、搖晃頭、拍打手臂和/或手掌、上下跳躍、旋轉、踱步或扭動身體。在精細動作方面,常見的刻板行為主要包括晃動手指、側臉盯視茶杯把、扮鬼臉、做手勢、眼睛呈鬥雞眼、聽吐唾液的聲響或用手卷頭髮。做這些刻板行為的時候,往往還伴隨著擺弄物品,如重複不斷地敲打某物、快速旋轉平底鍋蓋或一段繩子、用手指輕彈書頁、在面前揮動物品或旋轉玩具小汽車的輪子等。

       重複發聲在自閉症中也相當普遍,有的重複發出無意義的語音,也有的重複自創的詞句或歌曲片段。這些行為或者是自我刺激的表現形式,或者反映行為的重複性、刻板性特徵。若是自我刺激的表現形式,其功能就是為了提供感官刺激。

       自我刺激行為會產生許多問題:首先,很多自閉症兒童將時間大量花費在自我刺激行為上。儘管每個自閉症兒童花費在自我刺激行為上的時間多少各異,但很多兒童早上一醒來,就開始進行自我刺激,再無其他活動。其次,這類行為看上去非常怪異,從而為自閉症個體打上了獨特的印記。最後,大量研究表明,自我刺激幹擾了個體對外界的學習和反應。因此,大量研究將視角集中到了自我刺激行為的本質及消除自我刺激行為的方法上。但這仍然是自閉症個體行為方面最複雜、最難以理解的現象之一。

       除自我刺激行為外,自閉症個體也會表現出其他強迫性和儀式性行為。我們觀察到,有些兒童會強迫性地按照地磚或牆紙的圖案排列物品,或者會一遍又一遍地用積木搭出完全相同的形狀。當拿到玩具車時,自閉症兒童也不會以常規方式去玩,而是把它們整齊地排成一排,或者按照顏色分類,或是讓車頭都朝向一個方向。任何阻斷這種刻板排列的行為,如增加、減少或重排,都會讓他受不了,甚至大發雷霆。

       有的自閉症兒童會一直收集或攜帶某種物品,如小石頭、小木棍、碎布頭或某個特定的玩具。把這些東西拿走是非常困難的,往往引發他們強烈的阻撓或反抗。據我所知,自閉症兒童喜歡攜帶的物品主要有:快餐調料包、玩具螺絲(通常一手拿一個)、樹葉、電話簿上的紙或瓶蓋等。我記得曾見過一個自閉症小男孩,他睡覺時不喜歡泰迪熊或毛毯,而是一直拿著手持真空吸塵器;還有一個自閉症小女孩,無論走到哪裡,手裡都要拿著停車牌。

       除了眷戀物品,自閉症兒童還會強烈抗拒任何外界變化———用肯納的話說,就是「對環境維持原樣的焦慮性強迫要求」。譬如他們會立刻注意到家具排列位置的變化並試圖恢復原貌,若無法實現,就會非常沮喪。有時候,甚至最微小的變化也會被察覺到,如他們會注意到桌子上一個小雕像被移動了幾英吋,或者曲奇餅乾在儲藏櫃上被放錯了位置。例如,一個自閉症小女孩可能會因為看到裝燕麥圈的盒子沒蓋上、抽屜打開了、父親的躺椅傾斜著、客廳的窗簾半開半閉等就會表現得異常不安。毫無疑問,她大發雷霆會讓父母、兄弟姊妹在房間裡跑來跑去,忙於解決這些「冒犯」她的問題。

       生活習慣或熟悉的交通路線的變化,都會引起自閉症兒童的焦慮,而預期計劃的更改同樣讓他們難以接受。因此,對其父母而言,維持原狀是必須的。如果孩子已經習慣了坐車沿特定路線去學校或去其他熟悉的地方,偶然改變行駛路線或速度,都可能讓他們大發脾氣。一位自閉症兒童的母親報告說,因為沒有在設有停車標誌的地方減速、停車,她已收到了多張罰單。因為以前這個位置是沒有停車標誌的,最近才放上了停車標誌,可自己的兒子已經習慣了經過該處時以原有速度行駛,一減速他就會大吼大叫。

       在記憶那些瑣碎或價值極低的信息方面,自閉症個體表現出近乎刻板的專注。如他們會機械地記憶火車時刻表、公交時刻表、電視節目表、地圖、電話號碼簿上的連續數字或日期等。前面提到的自閉症兒童唐納德就是一個典型,他狂熱專注《時代》雜誌的期刊編號。自閉症個體這種機械記憶能力往往讓人驚嘆,但記憶的內容並無實際意義,他們雖然已經背熟火車或公交時刻表、電視節目表或電話號碼表,但可能從來都不會去乘坐火車或公交車,也不會去看那些電視節目或撥打記下的電話。但對他們而言,這些機械記憶和保持信息的行為極其重要。

       自閉症兒童的強迫性和儀式性行為的主要表現在,行為必須以某種特定方式進行。如堅持每天同一時間觀看某一電視節目、進門前敲打門框三次、只使用某種固定的餐具(譬如赫伯特只用玻璃杯喝水)、只穿紅衣服或者把傳單摺疊得四四方方等。很多自閉症兒童具有強迫性的飲食習慣,他們只吃某一種或兩種食物、只吃某種顏色的食物,或者只有當食物放置在盤子的某一特定區域才吃。這些行為給他們的父母和家庭帶來許多麻煩。例如,一個孩子經過停車場時,要拍打每輛車的車牌。不言而喻,這一家子出去時,每次都儘可能繞開停車場,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也會找一個距離目的地最近的地方停車,以儘可能減少自閉症兒童拍打車牌的數量。

       即使語言能力較好的自閉症個體,在與他人進行交談時也會表現出強迫性行為。最為常見的就是重複性提問,並且要求回答者每次都以某種特定方式回答或提供某種特定答案。如果對方真的以他們期望的某種方式回答了問題,他們的情緒就非常激動。倘若一個自閉症兒童參與到一個他喜歡的話題,想轉換話題是相當困難的(譬如前面提到的那個對電梯和橋侃侃而談的工程師)。我曾見到一個完全沉迷於沃爾沃汽車的自閉症兒童,他經常隨身攜帶一本描述沃爾沃汽車型號的小冊子,在馬路上到處尋覓沃爾沃汽車。為了能參觀沃爾沃汽車廠或在擺放沃爾沃汽車的通道上走一走,會非常努力地完成一切要求他完成的任務。另一個自閉症青年對新聞節目主播非常著迷,從不談論與之無關的內容。        

       對物理環境的異常反應

       大部分情況下,即使對他說話,他也會自顧自地繼續進行自己的事情,就好像什麼都沒聽到。然而他給你的感覺又是他並非有意不理睬你或跟你對立,他們只是如此遙遠以至於你的信息完全到不了他。

       他表現出一種精神上的心不在焉,這讓他毫不在意周圍發生的任何事。最讓人困惑和沮喪的是獲得他的注意困難重重。自閉症兒童對環境的反應較為異常,不是對環境刺激毫無反應就是過分敏感。父母常懷疑孩子是否感官受損,如看不見(眼盲)或聽不到(耳聾)等。之所以有這樣的疑慮,是因為當有很響的聲音或喊叫孩子的名字或有其他聽覺刺激時,孩子都毫無反應。

       還有就是,孩子到了該說話的年齡還不會說話,語言發展的缺失同樣引發父母對孩子存在聽覺障礙的猜測。自閉症兒童對視覺刺激也可能沒有反應,如看到他人進入房間或對在自己視線範圍內的人或物沒有反應。

       然而這些兒童並不是真正存在感官缺陷。相反,那些叫到名字或聽到巨響時沒有反應的兒童,可能對搓糖紙發出的沙沙作響聲有反應,也會重複廣告中的叮噹聲。此外,自閉症兒童還可能對噪音極其敏感,如有的自閉症兒童在聽到貓的喵喵叫聲時,會馬上把耳朵捂上。
       而那些表現出有視覺障礙的自閉症兒童,可能對周圍來往的人沒有任何反應,卻能發現幾英呎外很小的一粒糖,或因看到燈光中飄落的線頭而驚呆。顯然,這些兒童的異常反應是在行為層面上,而不是感官缺陷。

       自閉症兒童表現出的感官興趣異常也很常見。他們可能會用手觸摸某種材質的物品、舔舐物體、用鼻子聞人聞東西,或把耳朵貼在發聲的聲源,如立體聲音響的喇叭上。我曾見過一個自閉症小女孩,她會走到陌生男人面前,捲起他們的褲腿,觸摸襪子。這些兒童可能會專心致志地凝視旋轉的物品,如沖洗的馬桶、陀螺、洗衣機或電風扇。他們所喜歡的刺激有些是大家都喜歡的,有些卻是大家極力避開的。
       自閉症兒童可能對觸摸、疼痛和溫度反應遲鈍,也可能極其敏感。經常有報告稱,自閉症兒童對疼痛反應遲鈍,在摔倒、擦破膝蓋、頭上撞出腫塊時,既不哭泣,也不尋求父母的安慰,多數情況是爬起來、若無其事地繼續進行剛才的事。許多父母對這一特徵感到焦慮與不安,因為他們擔心即使孩子受了重傷,家人也無從知曉。與之相反的是,有些自閉症兒童對與他人的身體接觸過分敏感,稍有碰觸就會反應激烈。

       這類兒童對感官刺激的異常反應非常有趣。不僅因其對感官刺激表現出的怪異行為,還在於感官缺陷對學習造成的嚴重後果。因為從環境中學習,需要專注於環境中的相關刺激,感官缺陷會對學習造成直接影響。

資料來源:除了「自閉症日」和《雨人》,關於自閉症,你還應該知道這些 (彭湃新聞)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蕭舞@FB 發表於 2016-1-27 13:33:23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覆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優仕網|愛逛街|樂多|buzzoo|KidsNews小優仕

GMT+8, 2018-2-25 01:31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